HTC Vive的新年大计,被汪丛青藏在这一行代码里

发布于 : 2017-03-29 13:32:56

2018年3月30日,根据科幻小说《玩家一号》改编的电影将正式上映,导演是史蒂文·斯皮尔伯格。

也许你没压根听过这本书,但你肯定听过《阿凡达》。

2009年,詹姆斯·卡梅隆执导的《阿凡达》在世界各地上映,成为3D电影走向大众市场的里程碑事件。

我们并不知道,一年之后,这部以虚拟现实为主题的电影的上映,能否成为VR走向大众市场的一个里程碑事件。我们只知道,作为该电影VR版本的制作和分发商,VIVE将在这一整年时间里,跟VR行业的所有从业者一起,为这一种可能性付出努力。

heix 黑匣网

3月27日,Vive 2017生态圈大会在深圳举行。作为HTC Vive中国区总裁,汪丛青将2017的新年大计归纳为一行代码:2017=Ecosystem++。

藏在代码里的新年大计

假如非要给万众瞩目的2016年做定义,那么,它代表的是虚拟现实得到关注,大量创业者涌入,先锋者积极探索VR发展方向的一年。

如今已是2017年。VIVE试图通过年初的一场会,向VR行业宣布他们的探索结果以及下一步计划。汪丛青将这一切以代码的形式表示:2017=Ecosystem++。

heix 黑匣网

这行代码的含义是,Vive的2017年将是在原有生态架构上的自我成长,正好贴合了汪丛青的演讲主题《VR翌年,生态扩建》。

Vive将2017年的生态扩建计划细分为3个方面:3V、X和3E。

“3V”指VIVE、Viveport和VIVE Studio,分别是VIVE自身的硬件品牌、内容分发平台,以及内容工作室。

“X”指VIVE X(VIVE创业加速器),VRVCA(虚拟现实风险投资联盟),IVRA(虚拟现实产业联盟)以及IVRI(国际虚拟现实研究院),代表VIVE借助自身和外界资源,扶持创业团队、推动行业标准建立,探索VR前沿技术与应用的相关布局。

“3E”指Entertainment(娱乐),Education(教育)和Enterprise(企业)。VIVE将着重在娱乐、教育和垂直行业三个领域发力,推动VR的普及应用。

不少企业“想要”做生态,有硬件,还要搭平台,内容也绝不落下。说得轻巧,做也容易——不过PPT上改个数字罢了。

如今,与其说VIVE定下了2017年的生态发展计划,不如说在探索之中,他们“发现”生态雏形已然形成。毕竟,PPT上的项目,都是已有的事实。

“已有的事实”

汪丛青匆匆为迷茫的2016年拉上了帷幕。不过,既然是在原有的生态上进行“扩建”,那么,VIVE原有的生态做得怎么样了呢?

自身产品方面。根据SuperData的数据,2016年,PSVR销量为75万,HTC Vive的销量约为42万,屈居第二。

平台上,汪丛青宣布,使用Viveport Arcade线下分发平台的线下店,已经超过了1000家。

本次大会上,Viveport M与六家VR眼镜盒子生产厂商分别签署了双方合作协议,目标在年底前为Viveport M带来千万级以上的潜在移动VR用户。


heix 黑匣网

内容上,据汪丛青透露,VIVE的内容平台上的VR应用已经超过2000个。

创业扶持方面,汪丛青透露,VIVE X的第一批成员中,75%的团队在加入后已经获得新一轮融资。如今,他们又从申请的1000多个团队里,选出了最有潜力的36个。此外,第五个VIVE X加速器即将在以色列落地。

VRVCA也已经汇集了170亿美元的可投资额。在新的一年里,VIVE将开放VR广告SDK,帮助开发者增加收入。

垂直领域应用方面。在教育领域,HTC旗下教育品牌威爱教育已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软件学院达成合作,开设了虚拟现实课程,将于2017年下半年开始招生。

路还很长

过去的一年,我参加了不少VR活动。大家风光上了台,口中描绘着令人激动的未来,听起来却像一戳可破的气球,你甚至觉得没必要拿针验证。

不过,VIVE显然属于挨过不少针,却依然不破的那个。

“HTC的手机业务还在亏。”“VR业务为什么不分拆?”“VIVE的缔造者周永明离职了。”“全球营销老大也跳槽到Magic Leap了”......外界对VIVE的质疑一直没有少过,对其遭受的挫折喜闻乐见。

3月,HTC被曝将出售11.4万平方的上海工厂,欲把交易所得用于VR业务的发展。在接受黑匣采访时,汪丛青否认了这一说法。

heix 黑匣网

“不知道这些说法是怎么来的。”他对这些无名的中伤无可奈何,但对自己十分自信。“不过,无论是企业、用户还是行业,大家都认为VIVE是最好的。”

如今的VIVE,也许会让你联想到谷歌。来自不同行业,不同地区和不同年龄层的人,他们的需求、反馈,正逐级传递,最终汇集在这样一个平台之上,构成一个能够持续发展壮大的网络。

“持续发展”也正是VIVE如今想要实现的目标。汪丛青表示,整个VR行业都在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及分发渠道,而VIVE如今的诸多举措,意在强化自身Vive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生态圈中的重要角色。

在接受黑匣记者采访时,汪丛青直言,VIVE从来不想成为另一个谷歌,他们只想当好VR界的VIVE,并且把优势保持下去。

当然,VR行业还远未成熟。一年之后,不管对于VIVE还是VR行业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